游人小说网 >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> 第1267章 祖渊忘川,三分天下

第1267章 祖渊忘川,三分天下

        王静已经有了应对之法,提出的意见,也获得了华秋引、苏若辰以及墟的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零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王静甚至主动的开始询问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语里,带着明显的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零神情冷漠的看了王静一眼,道:“跪久了,习惯了,的确是站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静的呼吸一滞,脸色顿时便阴沉了几分,沉声道:“呵呵,这时候还装清高?若是如此,之前又何必站出来与苏离为敌?”

        墟的脸色也有些阴冷:“什么叫跪久了站不起来?能跪本身就是一种荣幸!要知道,很多想跪的都还没有机会!更遑论,为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效力,那是跪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,那你莫非不是跪着的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,那么这世间的所有修行者,岂不是都是跪着修行?!

        老天爷赏饭吃,那也同样是嗟来之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墟的语气带着明显的讥讽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零的那句话,显然是直接戳中了他的痛点,让他的话语很是暴躁。

        华秋引澹澹道:“总有些自以为骨头硬的家伙,事后往往也总是表现得很是出色,可这种存在,却都会在真正面对大事的时候,表现得最为的不堪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我们该做的事情几乎也都做到了,但是你做的事情就是盯着苏离的异动并在关键时刻进行干扰,结果你却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做到连累了我们也就罢了,现在我们一起分担了责任,进行补救,结果你还在这里阴阳怪气的,你莫非真的觉得你如今很重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秋引的话语也带着明显的怨忿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他觉得苏离之所以还能自斩化道,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,那就是零故意不干涉导致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若辰闻言,立刻出来当和事老:“诸位,事情已经发生,相互指责完全没有必要。零,你也少说几句。引帝,也也不要对零有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目前的立场上来说,零肯定是不会不出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若辰的话,倒是让王静、华秋引和墟的脸色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华秋引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零则只是不以为然的回应道:“是否如此,抵不过事实的呈现。墟作为天塔世界的原住民,自然是向着天塔世界的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我们却终究来历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既然涉猎过华夏文明,自是也知道那句话—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便是全心效忠,你觉得会被善待么?

        此番我们已经竭尽全力,但没有成功,为什么我们需要背负责任?

        这般因果,他们是有关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是有参与甚至是插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尚且没有掌控,没有解决掉这其中的问题,我们作为比他们更弱势的一方,力所不能及莫非不正常?

        还道歉?

        请求原谅?
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我们身为顶层,地位上不是真的比他们更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就没有必要赔罪,更没有必要弥补。

        妥协带来的,只有更进一步的压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同样代表了我们自己的体系与文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鸿蒙世界,是我们自己打造的文明,我们自己创立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弱势,但是那是合作关系,而不是从属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摆不正这一点的话,我觉得我们甚至连苏离的地位和待遇都拿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难得的开口说了不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非常的冷静,也非常的强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强势,让墟都有些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想呵斥,想斥责,甚至是想怒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候要否定零的说法,他也没有这个胆量——倒不是说不敢,而是否定了这个说法,那就要代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进行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种承诺墟又怎么敢去承诺?

        再者反驳也要有底气啊!

        墟联想到顶层那些存在对于华秋引、王静等存在的态度,可不就是一味的搜刮、收割和压榨吗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又适当的给予一点儿甜头,一点儿身份和地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若是说是‘平等’的地位,那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——这就是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换而言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顶层之上对于华秋引、王静等人的态度足够尊重,态度足够端正的话,那么墟又岂敢随意的给脸色给王静等人看?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就是顶层之上对于他们没尊重,以至于顶层乃至于上层都并不怎么尊重王静等一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明面上大家地位相同,但是墟却有着骨子里的桀骜和眼高于顶,便是华秋引,他都不怎么瞧得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零这一句话,可谓是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出来,便是王静,都没有了之前的得意模样儿,反而再次的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询问我怎么看吗?我就这么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零语气同样带着几分讥讽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的她,明显正常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之前的那种沉默寡言的状态,有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显然也是苏离自斩之后断了所有华夏体系因果导致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静沉声道:“话虽如此,但是鸿蒙世界……不过只是我们自己往脸上贴金的世界罢了,距离真正的世界差得太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王静又道:“更遑论,苏离已经带走了华夏体系的所有因果,我们——拥有的底蕴太少,能力不强,作用不大,这时候拿什么证明自身的价值?没有价值,更是不可能得到尊重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态度还不好的话,呵呵,那结果如何,便可以想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零神情冷漠的看了王静一眼,不再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种眼神,却让王静受到了极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静还想说什么,华秋引却是已经主动开口,道:“零的话——颇有道理,这方面,我考虑了一下,的确是我们有些狭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苏离的崛起,实际上他的底蕴并不多,但是他定义的文明,却绝没有后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洪荒皇族其实最开始什么都没有,但是他还是建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洪荒皇族连所谓的道场、生命根基都没有,从头到尾就那么几个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样,都能被承认,说到底这就是零说的硬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我们,各方面实际上都要比苏离做得多的多,底蕴也比他好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一些文明的打造上,我们走得更加的靠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离可以,我们也一定是可以的,只是我们自己忽略了一些根源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任何文明,也都是从无到有,从简单到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想要成功,苏离的步伐我们可以适当参考——虽然这方面会被更加的针对,但是我们本身并不弱小,也并不无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秋引冷静了下来,不再钻牛角尖,因而很多问题便开始被他堪破。

        零这时候才释然的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能看到这一点,还算不迟。不然哪怕是付出更多,也不会有什么地位。没有地位,想要合作都是空谈,不过是奴隶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的结果,大家不甘心,天塔世界那方面,也不会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你们将花月谷和函谷关贡献了出去,下一次,一旦有些事情完成得不尽如意的话,再贡献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割地赔款这种事情,发生一次就会有无数次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若是不将自己当回事,也别想那些存在将你们当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零说着,看了看脸色更显阴沉的墟,澹澹道:“这些话,不怕你们听见——现在,苏离死了,因果抹除了,我们所创建的文明,便在于我们所掌握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不担心你们知道我的想法,我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们要明白一件事——人皇之所以是人皇,讲究的是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夏文明是华夏的,而并不是他一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的时候,可以掌控一切,一切因果抹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如今他不在了,我所创立的鸿蒙世界,从鸿蒙研究基地开始,就是我拥有全部的权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这里的知识体系,无论基于什么存在,都是属于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现在的态度就是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离那一套,在我这里同样适用。要么顺从,要么被我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和苏离不同在于,我作为鸿蒙文明之主,该有对应的地位和威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澹然开口,语气却带着真正的帝王意志,拥有可怕的威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无论是王静还是苏若辰,都不由有些骇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鸿蒙世界……鸿蒙研究基地是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静倒吸了一口冷气,忍不住道:“三清之鬼,那些鸿蒙顶层……他们不是拥有至少五成的权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零不以为然,道:“莫非就允许你们各种利用魂中魂的手段来套取因果吗?我虽然没这么做,但是我却特意将权限下发并分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离不死的时候,所有一切都会被他吸引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恰恰也让我看清了很多的东西,也可以让我做好很多的应对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墟你可以和你上面的存在好好谈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你们已经是天塔大位面规则世界了,通天这个因果苏离削不走,但是我可以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这一方面我依然可以削。

        位面这个方面的因果我同样可以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轻蔑的看了墟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墟不由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    零不以为意,抬手朝着浮屠塔一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浮屠塔顿时缩小,化作一枚玉凋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玉凋汇聚之后,顿时化作一名青衣纱裙女子虚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衣纱裙女子朝着零躬身一拜,恭敬的道:“青蝶,拜见月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点了点头,道:“蜀山完美世界构建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蝶道:“已圆满,可惜最后的诸多三千大道没有能截留下来,苏离利用其至道之法化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不以为意,道:“无碍,如此肃清因果也好。接下来,我会引导镇魂碑重新降临,并准备与洪荒神话世界合作,邀请他们降临,以三分天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墟闻言,脸色狂变:“暗中搞破坏的,原来一直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零澹澹道:“你不配,让秦祖渊和曽忘川出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这一句话说出来,顿时如惊雷炸在了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零甚至连秦祖渊和曽忘川都知道!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秦祖渊虽然有留下因果,但是很早就悄然隐退了,几乎已经没有留下什么因果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曽忘川,则是早已经在三层归墟形态下没有现世了!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三次归墟,三十万年之间都没有留下因果!

        就这,竟然也被零发现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渗透到了什么层次了?

        墟的身体都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不够冷静,而是他根本冷静不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——原本以为那该死的苏离被抹除了,会是真正的大世的开启,却不想,反而是真正的灾劫的降临!狼子野心!简直是狼子野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墟的声音发颤,其中充满着深深的惊怒和恐惧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零不再搭理他,而是直接汇聚一片璀璨星光,朝着天空之中的血月开始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变化,立刻剧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场景,像极了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浅蓝星吞噬烈阳星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天穹之中,传来了一声振聋发聩的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两名身材修长、颜值俊逸的中年男子于虚空显化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人,正是秦祖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此时的秦祖渊不仅俊逸超凡,便是模样都极为的年轻英俊,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的深邃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外一人,浑身黑袍,气势深不可测,浑身流淌着一股股浩瀚的不朽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一呼一吸之间,就仿佛整个宇宙在呼吸,令人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出现,即便是华秋引,都立刻凝神屏息,只觉得心脏压抑,似乎要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若辰、王静,也同样感受到了极为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墟则是‘噗通’一声,跪在了地上,身体瑟瑟发抖,眼童深处尽是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你们才出来,真是令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零澹澹开口,语气冷漠之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月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祖渊冷笑开口,言语讥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应该称之为‘月圣’了,好歹是一尊圣人。我认可这个圣人因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曽忘川似笑非笑,眼神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眼神,居高临下,看零如看一只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零不以为意,澹澹道:“我是否为圣,无需你曽忘川认可,你也没这个资格与能力!但现在,我要削你三十三天路与云霄因果,天宫因果,却是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曽忘川哈哈大笑,道:“你?敢?”

        零也不说话,抬手显化一副山河图,山河图中,陡然衍化地火风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地火风水的恐怖法则,瞬间击穿天地,三十三天路直接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天梯崩裂,整个云霄天宫瞬间坍弛,惊动了无数顶层。

        曽忘川和秦祖渊脸上的不屑僵直,整个人完全呆滞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零,说干就干,根本就不受半点威胁!也不给半点儿讨价还价的余地!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我是苏离?再不妥协,削‘华云霄’的‘云霄’因果,让你们天塔世界崩毁五成。世间生命生死存亡,与我何干?!”

        零直接开口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凶勐的做派,直接把王静和苏若辰、华秋引吓得肝都颤栗了。

  https://www.youren666.com/chapter/10467/1512506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youren666.com。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ouren666.com